文化建设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建设 >
“黄河从这里入海”专栏 “书山琴海武术之乡”大水此经流郓城最
发布日期:2021-11-12 06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但历史上的黄河在郓城,面目十分模糊与混乱,唯一确定的是无数次泛滥,是带动起大野泽与梁山泊的浮沉不定。相应地,一次次升起,一次次降落,郓城的文化始终在不断地重建重构。而生命只有每每作出强力的回应,历史才能向前推进。

  (手绘/李杰 设计/Momo)黄河泛滥菏泽时,在东明有了庄子的聪慧,智者乐水,方生方死有超越与逍遥。在牡丹区有丹心一片的荣耀,木质之心深植厚土,不畏飘荡而立定了荣华。在鄄城有孙膑等军事家的引领,水深智深,谋略无敌。

  在郓城,继续遇到的黄河与大泽最难理出头绪,没有救世主,人人都是豪杰,人人身怀绝技。

  黄河塑造过也随即“肆虐”过的郓城文明,虽然至今也没多少古建与铭文,没留下多少典册诗赋,也没什么古树古刹,但正如历史没有空白,郓城的武术与戏曲等文化越过了千年黄泛,走过随时泥淖的土地,最终还是一代一代传递而来。

  郓城有名人,他们多数是不服不忿又武功盖世的人,是只有奋力拼搏才能得以生存的猛人。还有更多的人,在戏文里快意发泄,在梆子声里痛快沉着。在这个大野泽、梁山泊吞没一切的地方,在黄河随时席卷一切的地方,郓城人的存在之本除了自己,还是自己,周身之外再无可以凭借之资。武术与戏曲印证的是底层民众的个体崛起,处世之道,全凭自家本事,待人接物,只看是否意气相投。

  自有长堤稳固,郓城才看得清自家的历史文化脉络,才发现发掘与继承比创造更重要。

  在郓城,不独武术专美,还有“书山戏海,筝琴之乡”的戏曲,不遑多让,戏曲与武术,一文一武成为了郓城传统文化的双核。戏曲之乡,闻名遐迩,在山东就有“无郓不成戏”之美誉。

  又,景观美食特产,如唐塔、剪纸、壮馍、斗鸡、郓半夏等等,也是黄河文化在郓城进行的独特的创造与发挥。其景观风物的优胜之处在于,或能壮声色,或可助胆略,皆与武术、戏曲等表征性文化的气质相互表里,可谓人地合一,物我浑然。

  郓城武学史上名家辈出,孕育诞生了宋代农民起义领袖宋江[编者注:宋江,字公明,绰号呼保义、及时雨、孝义黑三郎,是施耐庵所作古典小说《水浒传》中的角色,一百零八将之一,排第一位],元代兵部尚书晁显,明代兵部尚书樊继祖,清代云南提督夏辛酉,中国最后一个武状元张宪周(1862-1914)等武林英才。自明清开创武举制以来,郓城考取的武举人就达70名,数量之多在全国名列前茅。

  这里拳种繁多,源远流长,有孙膑拳、大洪拳、小洪拳、黑虎拳、梅花拳、少林拳、佛汉拳、水浒拳等17个拳种,还是孙膑拳与水浒拳的发源地。

  1992年,郓城成为国家首批命名的中国武术之乡。在当代,郓城县宋江武校在国际与省级重大武术比赛中获得金牌1200余枚,武校2002年被国家武术管理中心评为全国十大武校第一名,可见尚武之风,古今盛况不减。在2007年4月,第六届全国武术之乡大赛在郓城召开,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中国武术唯一集体亮相,大会武林,共谋发展。

  (图片来源/好客山东文化和旅游图片库)荣耀如此,也是表象如此,郓城武术内在的武学精神才是更大的荣耀,才是最有价值之处。郓城能成为武术之乡,此为根本。

  郓城成败在于水,尤在于河流与湖泊。水在传统文化的意象类比、功用解读里,在人为肾,为骨骼,主力气,是人的生命之本。同理,物理的水尤其是河流,贯通大地,是大地的通道,生死攸关,是生态系统的基础性前提。尤其是在农耕生态的社会里,人的行为首先有着自然地理的依据,控制水路者主生杀之权,多为军事要地,出军事武术人才。历史上主要的武学圣地,多在控水之地,并各因为其地域性的水体特征、相关地势特征的不同,而流派各异。

  武当派发源于武当山。此地控制汉水,扼守汉中出口,其下游就是开阔的南阳盆地。武当山承上启下,如同南阳大地的脐带、丹田母腹,成为大地的重要生发的紧要关头,上下、内外转圜切换在此,效法如此,乃有武当。水,其神称玄武,武当者,玄武当令,当仁不让。因为地方狭窄,非战阵、大城之地,更利个体隐修。汉水为中国最长支流,武当南阳一地又是南北方的重要分界,所以掌控生死,武学发达。

  少林拳在少林寺。地处嵩山之伊洛河关隘处,扼守南北,为洛阳上游门户,上承秦巴山脉为昆仑正脉,下开洛阳盆地立千年神都,拳正神清,声名也大。

  太极拳发源在河南温县陈家沟,为伊洛河交汇黄河处,阴阳清浊融合,两水对接之后,很快就冲到了下游的中原大地,太行北去,大别山南下,此处控引,为中原之丹田,气力悠久绵长。

  郓城武术,缘发之地的特征与上述迥异。郓城也有水,只不过更多的不是因为控制而有力有威势,而是接纳、容留、融合了水,乃至成为了水本身,以德服人,以内在切身的修为本。犹如郓城的武学,流派众多,兼容并蓄,也如水浒好汉一样是一百单八将,技艺修为来自四面八方。郓城的武术流派中,没有一家独大,没有高低贵贱,也没有谁能够唯我独尊,有的永远是相互切磋,相互比试,融合发展,直到群雄竟起,蔚为大观。

  (摄影/王衡)敢为天下先,敢称天下第一武术村,最重要的不是拳头嘴硬,技战术功夫最高,而是对中华武术的理解应该像郓城的历史地理文化一样,不怕河湖,不怕沧海横流,不怕广博,不畏人贤。

  泰山隆起的时候,秦岭太行不再东来的时候,菏泽郓城是中原最低洼处,众水来归。各种武术流派,各有山头高地,孕育了各种非凡的地域性拳种,它们如同奔涌而至的江河,汇成了郓城武术的渊深贞定,辽阔宽广。所以郓城武学,以学为本,以请教为先,创造更多的是传承,是学习,是见贤思齐,追求博大精深。

  (图片来源/新浪图片)郓城涌现了大量的戏曲艺术大师,像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柳子戏传人黄遵宪,山东梆子艺术表演艺术家任心才、王爱霞、陈凤英、朱风晨,以及豫剧十大名师章兰等一大批当代戏剧名流。

  (图片来源/网络)郓城拥有柳子戏、山东梆子、枣梆、两夹弦、琴书、梨花大鼓、山东快书等10多个剧种,还是著名的古筝之乡,各种文艺团体众多。

  郓城列入国家级以及省市级非遗名录的曲种有23项之多。拥有全国与省级曲协会员达35名,人才储备多多。

  郓城为何选择、喜欢上了戏曲?除社会、经济、文化的分析因素之外,其发生还有更深层的“生态文明”内在根由,也就是它的底层逻辑。在生态,在生命的本真样态里,在生活世界的直觉直察里,社会经济与文化的现象都是派生物,都是“表象”,而非原初。

  郓城还是离不开水,无论武术还是戏曲。水有泛,则起兵争,武。水有曲,则声有韵,抒性情。声音是空气传播的,歌唱弹奏是需要声道、腔体的,河流是低洼的,必有两岸夹起以为传播,河上风顺河水流,自然现象。要唱歌,就要运气于腹内胸腔,要收紧在咽喉要道,然后开口发声,则声音不散,则有余力控制气息以成节奏韵律。生命的出场设置如此,原型如此,则人能效法,人能同构于自然环境。人人都是土特产,你离不开你的场景。万物总是在场,场景并不会辱没人的自尊,除非你鄙视了生养自己的真实世界。

  历史上的郓城不缺河流,千年来都不缺河水的各种奔腾,奔腾出了各种河道,各种变迁,有各种水去风来,有无数曲则有情,无数飘来荡去。生活在郓城,你避无可避,且必须据水而生,悲喜从之,成败由之。

  (图片来源/好客山东文化和旅游图片库)郓城没有山不能掌控流水的去向、流速与大小宽窄,但是地处各种湖泊游弋,各种河流来去,多方水系参与,郓城之于流水见多识广,譬如各种声腔都接得住、玩得转,不管是梆子的豪放,还是琴书的闲雅,不管是北戏的粗犷,还是南戏的细腻。

  传统戏曲的腔调或者声腔,著名的有昆山腔、弋阳腔、皮黄与秦腔四大声腔。它们各有地域性特征,郓城兼容并包,悉数收纳。

  苏州昆山腔在太湖流域,太湖积蓄,群山细细抒发,河上流风温润,水磨调舒缓凄婉。通了大运河,对接了长江水,“四方歌曲,必宗吴门”。

  江西弋阳县,是山中盆地,四方水聚,弋阳一河统引,恰如其一人独唱,众人帮腔的特点。

  秦腔原发主要是华阴一带,华山下是潼关,收纳汾河、渭水的黄河愈加雄浑,肺气充足,继而函谷关束咽聚气,崤山中条山两岸高耸,越发声宏气壮。

  皮黄主要源于黄冈黄陂一带。这里有长江聚成的武汉大区,千湖齐聚,熙熙攘攘共鸣最大,紧接着黄冈扼守关窍,风来如吹号角。皮黄由此高亢明亮,激越奔放。

  四大声腔皆有其山,有河谷,门户严谨,聚拢有力,外放有序,禀赋不凡。如同郓城的武术一样处境,四方豪杰皆有山头,据要塞,而郓城另类,郓城戏曲的原生环境的禀赋也是一个异数,有的只是兼容并蓄,来者不拒,集聚还是散漫,飘荡还是有序,郓城都有,不专一能,无所不能。

  (图片来源/菏泽市网信办)所以郓城戏曲,就成了海,成了山,书山琴海就都有了。中国戏曲之乡,也是中国戏曲的百花园地,百花齐放,美美与共,才有满园春色。

  原标题:《“黄河从这里入海”专栏 “书山琴海,武术之乡”,大水此经流,郓城最水韵》